<code id="668WINA038"></code><style id="668WINA038"></style>
    • <acronym id="668WINA038"></acronym>
      <center id="668WINA038"><center id="668WINA038"><tfoot id="668WINA038"></tfoot></center><abbr id="668WINA038"><dir id="668WINA038"><tfoot id="668WINA038"></tfoot><noframes id="668WINA038">

    • <optgroup id="668WINA038"><strike id="668WINA038"><sup id="668WINA038"></sup></strike><code id="668WINA038"></code></optgroup>
        1. <b id="668WINA038"><label id="668WINA038"><select id="668WINA038"><dt id="668WINA038"><span id="668WINA038"></span></dt></select></label></b><u id="668WINA038"></u>
          <i id="668WINA038"><strike id="668WINA038"><tt id="668WINA038"><pre id="668WINA03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联盟英雄在都市》 第188章 身世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记得,我记得当时您称这个是万能体质,对吧?”

          “准确地说是“五行之体”,这个叫法符合您中国人的标准。”

          “好吧好吧,暂且不讨论这是五行之体还是万能体质了,您能不能告诉我重点相关的东西?我很急诶,真的!”

          “莫慌莫慌,小友,你们的大陆有一位神龙,他叫熬兴。也许你看见它之后,你就明白你的体质到底是多么的神奇了。而且,你似乎比它还要逆天……”

          “逆天?我没发现啊……”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如果除去肚子上因为宅久了而折出来的肉痕,应该还比较有型。

          “你是龙的传人,在你的体内拥有超越一切的能量,熬兴只是一个孩子,而且它的血液纯度没有你高,在任何能力范畴来看,你比他强太多太多……熬兴想拯救瓦罗兰,也许再过几千年等它长大以后才可行。”

          “熬兴还用长大?”

          “算上人类的年龄看,他才只是一个7、8岁的孩童。”基兰一语惊人。

          我拍拍额头,“好吧,暂且不讨论这个了,我估计我可以当一名炮灰,真的想让我拯救世界啊……这个难度不亚于凤姐逆袭上位成为美国总统的夫人。”

          “当然,你还没有觉醒呐。你可知道孙悟空?”

          我点头,“这不认识还能说自己是中国人吗?”

          “孙悟空的真身其实是脱离这个世界的存在,他的实力强大到能够颠覆我们的认知。没有被封印的泽拉斯,需要用所有的实力才能毁灭大陆一次,而孙悟空随便轻轻地一击就能让世界崩塌。索性的是,他的真身没办法来到地球上,要不然就没有我们的事情了。”

          “那猴哥现在的这个分身实力算什么样子?”

          “也很强,仅次于半神。但是半神在他的手上也讨不了好,打个比方,一个只有十岁小孩智商的三十岁壮汉和一个有三十岁智商的十岁小孩,你可以把他骗得团团转。”

          “老爷爷,我知道你们都很强,但是我真的不强啊,我小时候和别人打架还经常打不赢呢。”我叹了口气,“如果你们找我来拯救世界,估计会让你们失望。”

          “不用灰心丧气,因为你还没有发现自己的优点在哪。实话告诉你吧,你的父母,觉不觉得有一些怪异?”

          “你爸妈才怪异呢,你全家都怪异!”

          “嘘小友,我很认真的说。”

          “嗯……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哦,我爸妈很神秘很神秘,除了每个月给我生活费能够证明他们还活着以外,基本上在我12岁以后,就很少见过面了。好像我爸妈挺忙的,但是很关心我。”

          “因为你的父母根本就是虚幻的啊。觉得很惊悚是吗?我知道你可能一时间接受不了,但是你要明白,我说的是事情。”基兰挥挥手,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爸爸……妈妈……”我一下子冲过去想要拥抱他们,却发现我直接穿透了过去,这只是虚影。

          “不……我不信……”我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拨号。那个熟悉的号码,被我牢记在心。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冰冷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你们在骗我……在骗我啊!”我直接将手机砸向地面,瞬间支离破碎。

          “孩子,请不要悲伤……”凯尔抱住我,一股圣光安抚着我暴躁的内心。“米歇尔的光芒会拭去你内心的创伤,愿神的意志与你同在。”

          “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梦吗?我还想当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我想和爸妈打电话发牢骚,我还想在操场的树荫下看着暗恋的女孩……我还想做很多很多,你们不要剥夺我的自由好吗?”

          “孩子,你的肩膀上肩负着两个世界的命运……”基兰说。

          “可是我做不到啊!”我用力地挣扎,可是凯尔将我抱得紧紧的。这种香艳的画面原本是很美好的,但是此刻我已经万念俱灰了。

          “不,你听我说,你是天地之间孕育出的生灵,万物之灵长,你出生的那一刻便注定了这一辈子会很颠簸。你知道你想回到以前的一切,相信我,这一切过去之后,一切会重归正常的轨迹。”基兰看着我,我的脑袋不受控制一般抬起头。他的眼睛很清澈,不像其他的老人那样,基兰的眼神像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年,坚定有力。

          “相信我!”基兰再次给出肯定。

          我呆呆地点了点头,“说吧,我需要怎么做。”

          “接下来的仪式会非常的痛苦,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会带着你去一个地方,当看到那里以后,你会明白一切。孩子,你是‘局外人”,但是这场赌局却不得不由你而决定胜负,人活着一辈子,总不能碌碌无为吧,即便是一个小兵,也要有目标,你不能永远地躲在队友的身后,而是要英勇向前,你的目标不是活下来,而是孤注一掷,杀掉敌军的统领,这便是人生啊。时间会带走你的一切,只有大陆编年史才能证明你的存在。如果你够伟大,还能留下一座座雕像,甚至还会为你设立每年一度的节日,用一座山、一座小岛用你的名字命名,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你是否够伟大的前提下。有些人死了,那是真正的死亡。有些人死了,他仍然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主角,那就要承担主角的职责,而不是在角落里没落。”

          “开始吧。对了,你们有多大的把握可以赢得这场战争?”

          基兰没有说话,而是竖起了两根指头。

          “那就拼了吧!如果我死掉了,请帮我保护锐雯。要是我死的太窝囊了,那就帮我编造一个好听点的故事,我在她的心中,是大英雄!”

          基兰沉重地点点头,“凯尔阁下,准备吧。孩子,请瞪大眼睛,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会对你的觉醒有非常大的帮助。你身体里已经激发了些许能量,接下来,我们要完全地将其激发出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准备好了吗?”

          我点头,眼神坚定。凯尔向后退了两步,基兰站在凯尔的身边。

          凯尔的手中凝结出她的武器神圣之剑,身后的圣羽张开,基兰则是随手在我的头顶安下了一颗时钟,我感觉身边的一切时间的流速开始变慢。

          凯尔牵住我的手飞上天,一溜烟地消失在地平线里,留下一串像是飞机滑翔而过的尾气。基兰也跟着我们的身后,下方的人群可能都反应不过来我们的速度。

          “嘎嘎,你的姘头要去觉醒啦!”孙悟空在锐雯的视线里蹦哒,“小姑娘,你不用伤心,要往好的地方想嘛……”

          “不用你管。”锐雯眼神冰冷,但是仍然在流泪,看起来让人有一股想抱在怀里的冲动。

          “好好好!俺老孙也不说什么了,我们神界的老油条多得很,小姑娘,如果你想要联系他们,我帮你们牵线搭桥哦咖!你这女娃娃居然和我动手……俺老孙走了!”

          “老大,你一定是最强的……”盖伦看着天空,手机握着一枚德玛西亚吊坠。

          “相信再次看见你的时候,你不会是当年那个小屁孩了。”李青的辫子随着风飘荡,“那时候,我们会联手,共同击溃那些残渣!”

          凯尔带着我来了一座废旧的神庙,建筑风格是欧洲式的,几个逼真的石膏像在摆着舞姿。

          我看了看四周,心想在***市待了几年了,还没听说过这里还有一座这种建筑来着。

          大殿中央是一个像是燃烧火炬的盘子,上面纹路清晰,而且没有灰尘,看样子比较新,最近有人碰过。

          “接下来,请注意所有的画面了,这些画面对你来说会有非常大的帮助,能够刺激你本源的觉醒。不要乱动,那个空间里我只能保证你不会被气流切碎,但是不能保证你被卷走。我的庇护时间很短,脱离我之后你只会陨落。”凯尔说得非常认真,我乖巧地点头。

          凯尔张开素手覆盖住银色的盘子,这时我才发现上面的纹路和她的手很吻合。基兰拍了拍我的肩膀,给了我一个放心的眼神。

          大殿的顶端是露天的,残垣断壁显得这儿有一些凄惨。四周皆是森林,不用担心会有人误入,而且,神殿周围的结界强度是神打下的印记,就算是李青泰隆这等距离大师级存在只有一步之遥的高手也得止步于此了。

          凯尔念叨着瓦罗兰古语,圆盘上的纹路逐渐点亮,最后汇集在正中央。凯尔抽出手,一股神圣的光从中央的花纹上爆发,指向天空,而我被刺痛得睁不开眼,基兰和凯尔的身体表面被照耀得洁白无暇。

          当我感觉光色变暗的时候,再度睁开眼,发现面前有一块看起来很纠结的东西,就像是现实生活的画面如同玻璃破碎一样的切口,里面黑漆漆的,看起来能让有幽闭恐惧症的人疯掉。

          “这是空间裂痕,你不会很陌生的,就在前些日子你也进入过,只不过当时的你已经晕了过去。”凯尔说,“空间裂痕分为很多种,就像是星球一样,每一个层次的空间裂痕都会通往不同层次的空间,而这里的空间,是经过了“皇”的开辟而出现的,并且我得到了他的许可,可以自由地出入这片空间。”

          “空间裂痕里,只有半神以上的存在才可以穿梭,小友,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有幸观看过,或者说看见过的人都死掉了,而这是你第二次进入、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幸运儿。不,你的确是幸运儿,因为你的出生就注定了你不会是普通的存在。虽然我知道你有那种出生不代表一切的愤青观念,但是我仍然得提醒你,你真的与众不同,不要埋没了自己。”基兰说了一些很时髦的词,比如“愤青……”,虽然这种词在地球上已经算的上是比较落后的了。

          “……”我无言以对,实在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难道说我得发表一下我怎么怎么激动吗?自从我得知自己的身世居然是一团“灵……”凝结而成的产物后,已经对一切感到绝望了。就像是没有空壳的生物,不过我还能勉强笑笑。

          “哈哈,小友,我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别担心,相信我,这次浩劫过后,你一定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你知道吗,当你的实力达到某种程度的时候,可以自行地封闭记忆,如果你觉得这段回忆让你非常痛苦的话,我不介意你自己把自己封印得一无所知。”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