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68WINA038"></code><style id="668WINA038"></style>
    • <acronym id="668WINA038"></acronym>
      <center id="668WINA038"><center id="668WINA038"><tfoot id="668WINA038"></tfoot></center><abbr id="668WINA038"><dir id="668WINA038"><tfoot id="668WINA038"></tfoot><noframes id="668WINA038">

    • <optgroup id="668WINA038"><strike id="668WINA038"><sup id="668WINA038"></sup></strike><code id="668WINA038"></code></optgroup>
        1. <b id="668WINA038"><label id="668WINA038"><select id="668WINA038"><dt id="668WINA038"><span id="668WINA038"></span></dt></select></label></b><u id="668WINA038"></u>
          <i id="668WINA038"><strike id="668WINA038"><tt id="668WINA038"><pre id="668WINA03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联盟英雄在都市》 第190章 蜕变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胸口上刻着一条奔腾的巨龙,随着肌肉的运动而运动,尤为真实。两旁的胳膊上像是纹身一样文着绚丽的花纹,这是敖氏的皇徽标志。

          我睁开了眼,浩瀚的龙威铺天盖地,引得大殿阵阵震动,而王座上的骸骨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光泽,火坛中的火焰仍然燃烧。

          “看样子你自己破而后立了啊!”基兰赞叹不已,“我都快看不透你了,你现在的实力怎么样?”

          我活动了一下身体,关节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无尽的力量,每个细胞似乎都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我相信现在一拳能轰碎一座大山,一掌可掀开一片***。

          这不是盲目的自大,这是一种对于自身实力的感悟与透析。

          “不知道!你们两个先陪我练练手,我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是什么样了!接招!”我运用着龙皇传承给我的秘法,二话不说,顺势一掌拍向远处站着的基兰。

          我的手顿时成为青绿色,上面长着龙鳞,五根指头变为五根锋利的抓住,古朴的气息流露在表面。

          “诶,小友,我还没做好准备呐!”话这么说,基兰随手拿出一根手杖。我愣了一下,这不是时光之杖吗?不过,现在我可想不了那么多,现在我只想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

          凯尔唤出神圣之剑斩向我,原本在我感觉里不可抗衡的力量在我眼里,就连轨迹与力道我都能感觉到。

          我单手抓住神圣之剑的剑刃,剑刃与我的手摩擦出一道亮眼的火光,我的手却连划痕也不存在。

          这仅仅是一双手化成了龙身,可想而知当我全身化为龙后,是一种多么恐怖的生物!

          基兰用时光之杖凝结的魔法炸弹轰击我,我这才发现原来时光之杖并不是那种不可匹敌的,它施法后仍有轨迹,而且我可以很轻易地躲过去。

          “哈哈!爽爽爽!战个痛快!不要停!”我仰天大笑一声,借助石柱踩一脚,顺势扑向两位神。而我的肌肉更是爆发得厉害,血管凸显,像是一条条蜿蜒的巨龙。

          神殿内火光照映,墙壁上浮现着几道飞速流转的人影。

          我的身体已经变成了半龙形态,脖子下是青色的鳞片皮肤,古老而沧桑的符咒在皮肤上闪烁。

          凯尔和基兰在与我一次交锋后,双双击退数百米远,而我乘胜追击,两只手化作苍龙直捣。

          “停停停!”基兰立马举起手,“小友,你厉害,我们不是你的对手!”

          “想不到,你变得这么强了。”凯尔喘着粗气,“真的是士别三日,该刮目相看啊。”

          我意犹未尽地停下,身体龙化的特征也逐渐消失。我赤裸着上身,完美的身体与之前的那种宅男样子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像电影《美国队长》里的主角,在接受身体改造后逆袭了一样。

          我的个头也长高了些许,身体比例更加完美,肌肉呈膨胀化,不是那种粗笨的大块头,而是充分体现了身体学构造的线条感极强的。

          我感慨不已,没想到自己也有变得这么牛逼的一天。刚才和两位神低打斗时,我感觉自己的眼睛像是一个高祯摄像头一样,能够记录并放慢每一个画面。与神圣之剑的一次强行硬碰硬,我也察觉到了自己龙化的皮肤是多么的坚硬,恐怕这个世界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摧毁了。这不是一种自大,而是一种认知,对于现状的认知。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仍然少了一些什么没记住一般,脑袋里空空的。

          基兰看出了我的疑惑,说道:“不用担心,那是你封闭的记忆,你还记得以前那次昏迷后,一段时间的记忆短缺吗?”

          我想了想,可没想到脑袋又开始疼了起来。

          “想不起来就别想吧,现在的你已经足够强大了,我们对上悟空的胜算提高了一成。”基兰微笑地说。

          “才……一成?”我有些不可思议,我记得之前问他的时候,胜算也不过两成而已,这加了一成才三成啊!“这么低?不可能吧?”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计划,他们那边一定也做了很多的准备。或许,我们再多几个像你现在这样的角色,胜率才大上许多吧。”基兰叹了口气,“大陆上的原住民已经死亡了许多,每一座城市里人心惶惶,一些政客开始挑拨离间大放厥词,趁机想要自立称王。小友,一切都要靠你了!我知道或许你还有很多隐藏的招式没有用出来,但是……希望在最紧要的关头,你能像你的父皇那样,挺身而出。你的父皇是一个伟大的英雄,而现在,你要将你们种族的荣耀发扬光大!”

          我沉默了,在敖战的记忆中,我知道了他死亡的原因是什么。那一招的威力我也历历在目,可是……恐怕要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恐怕没办法……我有太多的牵挂,我有太多的不舍……太多太多……

          “我尽力吧。”我淡淡地回复一句。

          基兰欲言又止,凯尔站上前来,“记住,一切是为了联盟。”

          “好吧……要是真的完蛋了,我就来个同归于尽也不迟!”

          “别老往坏处想,你哥还活着呢,压力并不是由你你一个人来扛着,还有我们。”基兰拍了拍我的肩膀,“还有你的兄长,熬兴。每个人的肩膀上都要承担压力,你和你兄长的个子高,所以你们要承担更大的压力。”

          我回头,对着龙皇王座上的那具骸骨跪下去,磕头。

          砰!砰!砰!

          三声响彻云霄在大殿内激起阵阵回声。

          “父皇……”我生涩地喊出了那个称呼,“我发誓,我要带领我们家族的荣耀,散播于整个世界!”

          龙骨悄无声息,但是龙洞的龙眼对准了我,是一种很肯定的目光。

          我走到一旁的石雕旁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已陨落的兄长们的雕像。一种难言的悲伤充斥着我的胸口,眼睛酸酸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仰着头,让眼泪不会脱落眼眶。

          “安息吧!”

          珍宝殿。

          根据龙皇留下的指引,在琳琅满目的物品之中,找出了被打上印记的物品。

          我取出了龙皇留下的宝物,让我诧异的是这些东西分明就是瓦罗兰大陆里的神器。

          一枚漂浮在笼龛里的金丹,一件绿色的铠甲,分别是飞升护符与狂徒铠甲。

          我将狂徒铠甲穿上身后,发现它与我的身体居然完美地契合!不过,渐渐的,狂徒铠甲融入了我的身体里,表面上已经看不见任何的表象了。

          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力迅速膨胀,就连张嘴说话的时候,一股股浓郁的生命力都伴随着呼出的气而出。

          飞升护符被我吞去口中,一枚金丹凝结在丹田之内,我的速度极大地上升,动若脱兔。

          “小友,你的实力更上一层楼了!”基兰乐呵呵地笑着,“想必龙皇还留给你一把武器吧?”

          “对。”我点点头,根据呼唤的力量,我感觉那把武器在珍宝殿的后面。

          我们拓开了路线,到达了那个呼唤我的印记处。

          让我很诧异的是,这是一块黑色的陨石,一面坑坑洼洼,另一面被灼烧得光滑。

          两界之间,露出一个缠着黑金绷带的护手,一把小巧玲珑的剑插在其中。

          “这是?”我疑惑地看着它,“好像瓦罗兰里没有这玩意儿吧?”

          但是反驳我的是一串瓦罗兰特有的符文在剑柄上。

          视力已经好得堪比一台高质量望远镜的我,一眼就看出了那些符文的形状。

          “神秘……”我读出了这两个字的含义,剩下的符文嵌入了陨石里。

          凯尔和基兰眼睛一亮,两人相视一眼,眼神的意思完全一致。“莫非,是那个?”

          我走上前,一脚踩在陨石上,双手握着剑柄,用力地抽动。

          剑柄纹丝不动,更让我觉得愈发诡异的是,就连这块陨石我也没办法撼动。

          不服输的驴脾气顿时让我上头,我用了吃奶的力气开始拔剑,后果与之前一样,没有用,倒是我自己弄得有一些脱力了。

          “妈的,这鬼玩意儿是甚?”我瞅着陨石看了半天,陨石不过一辆车的大小,虽然光看表面便知道其密度很大,但是也不至于让我没办法撼动吧?

          “小友莫慌,既然是龙皇馈赠与你,那必然就是对你的一种考验。我们的时间很充足,慢慢来。”

          “那行吧,我试试。我就不信邪了,这玩意儿我居然抽不动?”

          恢复了力量后,我继续开始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壮举。

          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我意识到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是蛮力能拉的起来的。

          “一定是方法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呢?”我盘坐外地人冥思苦想,基兰和凯尔干脆开始下国际象棋来了。

          “莫非是要我龙化?”我脑袋上电灯泡一亮,赶紧再跑过去,鼓足劲,双手皮肤顿时被鳞片替换,手指也变成了尖锐的龙爪。

          我握着剑柄,狠狠地用力一抽。龙化后,我的力量是以几何趋势上升的,就在我以为必出的时候,没想到还是没有反应。

          “晦气!”我对着陨石狠狠地来了一拳,由于用力非常大,直接把关节给蹭破皮了,一滴鲜血从创口滴落,随后创口被强大的生命元素给修复。

          血液滴在黑色的陨石上,仿佛浓硫酸里放入了一块糖块一样,开始沸腾起来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变化,莫非自己人品好到这种地步了?

          基兰和凯尔连忙赶过来,站在我身后看着我。

          剑柄开始颤抖,发出锋鸣的声音,黑色陨石开始发出黑色的光芒,看起来很诡异。

          我感觉到了一股能量从剑柄上释放,我知道,应该是里面的禁锢被解开了。

          “小友,就是现在!”基兰提醒道。

          我赶紧再次踏上前,双手抓住剑柄,狠狠地发力。

          剑柄开始缓缓上升,剑刃也开始接触到了空气里。

          最终,我将其抽了出来,一把犹如蜿蜒的青蛇一般的长剑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我读出了剩下的文字,“之剑……神秘、之剑,神秘之剑!”我发出惊呼。

          “果真是它!”基兰的眼睛里满是激动,“太好了,胜算再次提高一成!”

          凯尔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一双翅膀开始剧烈扇动,这就好比狗高兴的时候会摇尾巴的原理。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